产品展示
联系方式

电话:0769-8899045

传真:0769-8899046

邮箱:jack@ztjmzg.com

网址:ztjmzg.com

sider
新闻中心

“疆电外送”打通能源“丝绸之路”

  “疆电外送”效益初步显现
  
  面对“疆煤东运”运力不足的巨大压力,输煤与输电并举,以输电为主的“疆电外送”方式,成为能源外送的最佳方式。
  
  2月16日,全国春运结束,新疆大量运煤专列开始代替客车,奔驶在繁忙的出疆铁路线上。从新疆哈密开往甘肃嘉峪关的高速路上,一辆接一辆100吨以上载重量的拉煤汽车,也正满载煤炭飞驰。
  
  一派繁荣的背后,却折射出新疆当地煤炭资源如何更加合理转化的困惑。
  
  近年来我国东部地区煤炭资源日渐枯竭,国家提出的“疆煤东运”发展战略,把靠近内地的哈密推到了“疆煤东运”主战场的位置。
  
  在乌鲁木齐铁路局哈密车务段副段长高志明办公室的门后,挂着一张铁路建设运行规划图。“新疆只有哈密地区的煤炭能够外运。到2015年,哈密要建成亿吨级煤炭出疆基地,现有老站不可能适应发展形势。2009年哈密站开始功能改造,将客货专线分开,建设战略装车点,扩大运能。”
  
  尽管新疆正全力打破运输瓶颈,力争实现商品煤的规模化东运。但2012年向内地调运煤炭5000万吨,2015年调运1亿吨,2020年调运5亿吨的规划目标对当地交通运输仍是巨大压力。
  
  就在运煤车一路东进的途中,750千伏新疆与西北电网联网工程,正以输电的方式把数以万吨计的煤炭资源转换为电能从空中送往内地。
  
  2010年11月3日,随着750千伏新疆与西北电网联网工程顺利投运,输煤与输电并举,以输电为主的“疆电外送”方式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新疆电力资源跨越天山,走进了内地。
  
  截至2011年年底,国家电网公司通过750千伏新疆与西北联网工程向内地输电32亿千瓦时,相当于支援东部地区电煤120万吨,有力地缓解了我国东中部地区电力供应紧张和电煤运输运力紧张的状况。
  
  “多元资源”需要打捆送出
  
  多元化的能源资源是新疆手中的一张王牌,除煤炭外,新疆还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风、光等资源。为了能将这些绿色能源打捆送出,建设特高压“疆电外送”成为唯一选择。
  
  要想使新疆彻底摆脱“能源孤岛”的困局,仅仅将新疆电网与内地联网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建设更加坚强的特高压电网,才能将更多绿色能源转化为电能,并及时输送到更遥远的地方。
  
  的确,资源是新疆手中的一张王牌:石油预测资源量208.6亿吨,占全国陆上石油资源量的30%;天然气预测资源量10.3万亿立方米,占全国陆上天然气资源量的34%;煤炭预测储量2.19万亿吨,占全国预测储量的40%;年日照总时数2550~3500小时,居全国第二位;达坂城、阿拉山口、三塘湖—淖毛湖、哈密东南部、塔城老风口等九大风区,年利用小时数多超过2000小时,风电累计装机容量到2020年将突破千万千瓦。
  
  其中,哈密尤以煤、风、光的多元资源得到青睐。哈密地委副书记张文全自豪地将哈密称为“煤都”、“风库”、“光谷”通道:“哈密白天有光、晚上有风,互补性很强,是资源的最佳组合。而且,哈密距中原负荷中心地区最近,投资少,损耗低,是疆电东送的桥头堡。”
  
  2011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赴新疆考察,一下飞机就来到新疆750千伏哈密变电站和国网能源大南湖电厂。周永康强调,要从战略高度认识新疆的发展问题,加快“疆电外送”工作力度,“十二五”期间新疆电力外送规模达到3000万千瓦,确保“疆电外送”特高压工程等重大项目早投产、早见效,尽快把新疆的资源优势转化成经济优势,解决中、东部地区的缺电问题。
  
  哈密地委副书记张文全感慨道:“特高压不是一条普通的输电线路,而是空中的政治线、经济线、稳定线、发展线。”
  
  特高压宏伟蓝图徐徐展开
  
  不久的将来,一个输送能力更强、输送距离更远、更加安全可靠的坚强特高压电网将把新疆的风电、光伏、火电基地连接起来,将新疆的能源资源输送到更多需要的地区。
  
  为实现3000万千瓦的外送目标,国家电网公司已经清晰勾勒出了特高压“疆电外送”的宏伟蓝图:除哈密南—郑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外,“十二五”期间,新疆还将建设哈密北—重庆±800千伏、准东—四川±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三项特高压直流工程共外送电力2500万千瓦。此外,将建设新疆与西北交流第二联络通道哈密南—沙洲—鱼卡—柴达木750千伏输变电工程,与原有哈密—敦煌750千伏交流通道向西北交流外送电力500万千瓦。
  
  距离哈密2260千米外的河南省,已经提前看到一条能够帮助自己走出资源困境的东进之路。2011年5月20日,河南省省长郭庚茂主持召开省长办公会议,要求积极做好“疆电入豫”等能源输入工作,扩大与新疆在煤气资源开发和送出端配套电厂建设等领域的战略合作。
  
  2011年5月24日,国家能源局同意新疆启动哈密南—郑州特高压直流工程开展前期工作。目前,该工程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中。另一条哈密北—重庆特高压直流工程和准东—四川特高压直流工程可研报告已完成,开展前期工作的申请也已经上报至国家能源局。
  
  兼任“疆电外送”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的新疆自治区发改委能源处处长肖仁俊认为,特高压正是新疆资源转化的一种重要形式,并且能使新疆的能源资源参与全国的资源配置,解决“三华”地区的电力缺口。以哈密南—郑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为例,据初步测算,项目建成后,年均可实现向河南省输电370多亿千瓦时,将就地转化煤炭1800万吨以上。
  
  辐射效应将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特高压“疆电外送”项目的加速推进,不仅为当地电气装备产业发展带来新的机会,未来还将极大促进和带动新疆地方经济发展。
  
  随着特高压项目在新疆的加速推进,与此相关的电气装备产业迎来了发展的曙光。
  
  2011年7月8日,特变电工新疆输变电科技产园特高压基地落成,并下线1700千伏特高压变压器,这也是当前世界电压等级最高的特高压试验变压器。意味着新疆输变电高端装备自主研发能力、检测手段均迈入世界领先水平,为新疆特高压项目的顺利建设提供了可靠的装备保障。
  
  步入2012年,特高压“疆电外送”的推进步伐越发加快。2012年2月3日,新疆自治区召开了疆电外送特高压输电工程建设工作座谈会,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决定加快开展特高压“疆电外送”项目的前期工作,要求项目沿线各级政府和相关职能委办厅局全力支持,积极配合,简化办理程序,特事特办,将特高压工程所涉及的站址及输电廊道统一纳入到当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并制定各区域控制性详细规划,统一协调和管理。
  
  肖仁俊表示,实施“疆电外送”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设,未来在促进和带动地方经济发展方面效果也将非常明显。根据规划,三个特高压直流项目需要配套火电装机规模约3600万千瓦,风电装机1000万千瓦,年外输电量约1950亿千瓦时,年消耗原煤6800万吨。可直接拉动疆内投资达3000亿元,直接创造3万个以上就业岗位,间接可为30万余人解决就业问题。
  
  按照此前签订的框架协议,仅五大发电集团未来10年在新疆的总投资将超过5000亿元。同时,特高压“疆电外送”工程对自治区内钢材、水泥、木材等建筑原材料行业,机电装备制造行业,高科技人才队伍建设也具有积极的拉动作用。
  
返回上页